主页 > F地生活 >新书推介丨蜀蛇《极少数》金融三部曲 >

新书推介丨蜀蛇《极少数》金融三部曲

2020-07-13

钱如金戈,情若柔丝。
两相纠缠,报以睚眦。

新书推介丨蜀蛇《极少数》金融三部曲
《极少数》三部曲,聚焦“极少数”。
如果说吴晓波的《激蕩三十年》是以激昂之姿、文人之笔,回溯一个大国商业化转型的风雨三十年、从无序中建立起有序的还原和複盘。而蜀蛇的《极少数》三部曲,则是从小说、故事的角度,通过三个主人公:一个在官场、一个办私企、一个在银行,再现改开后的一代人“摸着石头过河”的勇气和意志。它蕴藉着懵懂、希望、生机,虽然可能也伴随着无序、挣扎、骯髒。每一个人的命运,都被大时代所裹挟。


毛主席说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。极少数,也可能演变为“极多数”。
马国川在《我与八十年代》里说,“还记得那些理想吗?像冬天里的一把火,像流星,又像是北岛所言‘灯火辉煌的列车在夜里一闪而过’。时光难倒回,但那些曾有过的光亮仍长留人心。”
从无序中见有序,于无声处听惊雷。
传奇中文网,值此推出《极少数》金融三部曲,致敬改开三十余年,那些路辙里,杯葛纠结的故事。
内容简介
极少数三部曲包括《野生娃》、《地下钱庄》、《资本的血》三部长篇小说,总字数五十万左右。

新书推介丨蜀蛇《极少数》金融三部曲
时间背景包括整个八十年代、九十年代和本世纪初,接近三十年。地域上设置三个典型环境:县政府、民营企业、大家族,覆盖农村和城市的诸多方面,几乎是完整展现三十年的现实主义画卷。

新书推介丨蜀蛇《极少数》金融三部曲

人物设置三个主人公,具有相似的典型性:都是苦孩子出生,都是通过逆袭改变命运,所不同的是选择道路:一个在官场、一个私人创办企业、一个在银行。
故事架构,採用传记体小说,以第一人称叙述,极大地增强真实感。

新书推介丨蜀蛇《极少数》金融三部曲

三部小说相互独立,但能明显感到其中犹如“草绳灰线”的内在联繫,再现了改革开放以来那种蓬勃生机、“摸着石头过河”的创新勇气、艰苦创业的不屈不挠,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带来思想混乱、秩序颠倒和分配矛盾。
但是绝不贴标籤,绝不将小说中的人物简单归入善恶、好坏、正邪,而是充分表现人性的多元和人格的多面。

作者简介

新书推介丨蜀蛇《极少数》金融三部曲
徐建华,笔名蜀蛇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北美文艺社社员,中国金融作家协会理事,江苏省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。
作者曾经在政府机关工作,后来长期在银行任职,先后担任农村组组长、银行的支行行长、计画处长等,与一般作家不同,最突出的卖点就是陌生感,无论形式还是内容都让人耳目一新,但又不是玄幻猎奇,而是深刻得令人目瞪口呆。


作品点评
“此子非常人”。十五岁高中毕业,高考全区文科第一名。21岁担任四川某县统计局农村组组长,29岁担任某行支行副行长,33岁担任计画处处长。36岁在天涯社区连载第一部长篇小说《在腐败中成长》,轰动一时。40岁出版第一部长篇小说《利害》,后来将其更名为《金钱人生》,参加中国作协领导担任评委会主任的第一届全国金融文学评选,获得长篇小说最高奖一等奖。
他见“钱”眼开,以写钱见长,已出版《金钱人生》、《银行风暴》、《保险战争》、《演说山海经》、《真的不重要》、《野生娃》等六部长篇小说。现在又推出《资本的血》,看完书稿我惊讶地发现,他又登上另一座高峰了。
我们金融作家圈子里,写钱都是内行,不看热闹看门道。换个角度说,想在这个圈子写钱博得讚扬,非常不容易。但无论我还是作协其他好几位同仁,看过蜀蛇先生的书稿都情不自禁感慨:确实非同一般。
他说他对自己以前出版的作品不满意,写这本《资本的血》才终于找到他所需要的表达方式。他说:金融题材很难写,难就难在钱和人不容易融为一体。“有钱变坏,变坏有钱。”好像钱是一种与人对抗的腐蚀剂,似乎沾上钱就道德沦丧、利令智昏。然而又是谁也离不开钱,如同生命离不开空气,于是钱就变成“怪力乱神”的怪力,尤其跟情牵扯上后。
蜀蛇先生在作一种努力,将钱溶解到小说人物的血液中,在人物肌体里自然而然地流淌,让人产生阅读幻觉爱上钱。他笔下的人都爱钱,爱到接近爱自己血液,未必是悭吝,足够健康也会“献血”,但决不把钱作为身外之物自欺欺人寻求道德自慰。
他的努力结出了硕果。“钱如金戈,情若柔丝。两相纠缠,报以睚眦。”无论书中主人公陈大安,还是百万董秘何恂恂,在以前的文学形象中找不到他们影子。他们既不可爱也不可恨,既可爱又可恨,形象鲜活,足以让人铭记。从这个角度说,小说给我们贡献了新鲜的人物活体,各人都能从不同角度去解剖。
如今小说雷同化现象十分普遍,根本原因就是模仿。蜀蛇先生最让人感兴趣的是独闢蹊径创作,写作三十多年不间断,对文学有着独特的理解。甚至相信家乡那些历经风霜雪雨的山山水水,千百年来诉说了无数心语。他深情凝视家乡广袤的大地,深信当中埋葬着文学瑰宝等待挖掘。他历经苦难癡心不改,一直在寻找最适合的挖掘方式,《资本的血》就是其中之一。
是为序!
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
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主席  阎雪君


样章试读
《地下钱庄》第三章  劣币良币
“ 
井上李说:“一般人相信现实不相信历史,她们相信历史不相信现实,对现实抱着深刻的猜疑,决不轻信任何一个人、任何一件事,宁肯相信历史上的虚妄。”
巴老闆能不能帮忙,我没有多想,更多地是想再次见到甯昕儿。
很奇怪,过后居然想不起甯昕儿的模样,像梦里见过的人,娇豔媚丽、色香逼人,但又模糊不清。只记得她看人仅仅短暂地过一眼,似乎谁也引不起她特别注意。她的冷傲拒人千里之外,像“一枝冷豔当阶立,愁杀红莲不敢香”。但未必是敌视,能够感觉到她的友善,只是不敢亲近。
她的动人美貌无与伦比,看一眼就会由衷地讚歎,却难以用语言描述,过后脑子里甚至没有关于她的清晰印象,只是一种幻化的影像挥之不去。无意中她的形象会突然浮现,并且清晰可辨,但要将这形象小心翼翼珍藏时,又倏然无影无蹤……回想她的模样和神情是一种甜蜜,但也勾起满腹惆怅,让人自惭形秽。即便如此我仍要去想,很想深刻记住她的一颦一笑。
送走巴老闆十来天,突然接到个传呼,我回拨电话问,居然是甯昕儿要我去一趟。我并未特别激动,而是想:她怎幺会找我?
我先来猜想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,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我与她有什幺特别瓜葛。既然没有特别瓜葛,也就无所谓不好的结果。难道有好消息?也不大可能,那天她已明确表明,除非给她创造理由,否则她难以说服董事会同意来我们信用社开户。既然生意上暂时不能合作,还会有什幺事呢?
我忐忑不安来到乐原纺织集团九楼,接待小姐认出我,电话联繫后微笑着说:宁总有请。
秘书小姐拉开门,领我去旁边沙发,沏上一杯新茶。甯昕儿从里面套间出来,穿件开衩不高的旗袍,面料既像蓝印花布又像丝绸,周身光滑柔软。别一枚硕大的红宝石胸花,光芒四射。她在我对面坐下,不像上次那幺严肃,而是禁不住先笑了。她问:你用什幺手段把巴老闆征服了?


上一篇:
下一篇: